乐虎直播nba:首页>

【乐虎lehu6电子游戏】装修攻略>

危房出租”市场仍然火热 为何屡禁不止?

危房出租”市场仍然火热 为何屡禁不止?

发布:2020-07-14 17:10:03

西城区房管局日前在房屋租赁服务平台上发布了西城区危房清单,明确禁止中介机构代为出租清单内所列的2.8万间危房。但记者在实地探访中发现,...

西城区房管局日前在房屋租赁服务平台上发布了西城区危房清单,明确禁止中介机构代为出租清单内所列的2.8万间危房。但记者在实地探访中发现,即使没有中介机构的涉入,“危房出租”市场仍然十分火热……

危房租客

“朋友圈”不硬 还租不上房呢

走进牛街附近的南半截胡同,在胡同的中段可以发现一条狭窄的支路。走到尽头,“南半截胡同29号”的牌子出现在了眼前。在牛街区域的危险房屋清册上,这个院落的多间房屋都已被标识为危房。

29号院院内的房屋质量普遍已十分不堪,但其中最扎眼的,还要数直对院门的一间北房——这间房子面积只有10平方米左右,支撑房子的木头柱子已经有腐朽的迹象;房屋外墙墙体已经空鼓,轻轻一碰,墙皮就会脱落,东墙墙壁上还有一条10多厘米长的大裂口;房子的外屋檐已经下沉,为了支撑,屋檐下方钉着好几块木板;房顶上铺着用来挡雨的苫布,为了防止被风刮走,上面还压上了砖头……

图文无关

即使房屋条件如此恶劣,依然有人选择在这里居住。30岁的韩平就是这间房子的租客,中午时分,他正坐在床上休息,在他头顶的天花板上也能看到很多与屋外房檐下类似的、用来固定房顶的木板和塑料板。

在房屋内靠近天花板的一个插座附近,还可以看到一块烧焦的痕迹。“6月份的时候这房子着过一次火,要不是这场火我还搬不到这里呢。”韩平介绍说,这里原本住着一个年轻小姑娘,着火之后她吓得够呛,说什么也不住了,房子这才空了出来。

韩平原本租住在离这里不太远的校场口胡同,几个月前,他租的房子房租涨到了1200元一个月,他觉得贵,四处打听之后,他了解到南半截胡同这里 有人要退租,房租还更便宜,他便提前托朋友跟房东打好了招呼,前面人一搬走他就续租过来。现在,他住的这间房一个月租金只要600元。“你可不知道租这个地方多难,也就是我朋友多,才能联系得上,要是不托朋友这地方早就被人抢着租走了。”

但即使和房东牵上了线,这房子也并不是能“拎包入住”的。“7月份下大雨把房子给泡了,房顶都要塌了,我又找别的朋友帮我修了之后才能住。”韩平指了指屋内屋外的固定板和房顶的苫布,“这些都是我住之前修的,房东不管,你要住就得自己去弄。”

因为修缮的钱要自己掏,韩平在准备修房子的时候还留了个心眼。“我没让那朋友修得太多,万一我修完了,房东找个理由不租给我了,这钱就白掏了。”韩平又指了指东墙的大裂缝。“那个我就暂时先不准备修了,要是冬天漏风太冷就再说。”

对于自己房屋属于危房的情况,韩平是否清楚?“我知道这房子是危房,但我觉得修修还能住,而且我想租的就是这样的房子,要不然这租金怎么便宜得下来?”对于房屋的安全问题,韩平则并不是太担心。“这不已经修过一次了,要再有问题再修呗。”

在南半截胡同中,像韩平这样的租客并不少见,租住在另一间“严重破损房”的租客表示,房东在 租房时会提醒房屋的质量不高,房客也是清楚房屋问题后才选择租的,并不存在隐瞒欺诈之类的情况。“而且租这些房子一般都能直接跟房东或二房东联系,不会通过中介机构,这样还能省下一笔中介费,挺划算的。”

危房房主

“修”还是“不修” 都是个大问题

钉固定板、铺苫布……韩平对房子所做的只能算小修小补,要想彻底解决危房问题,必须要进行翻修工程。而对于一些危房的房主来说,虽然知道自己房子的质量问题很严重,但真想要进行修缮却也并不那么容易。

在府右街附近的光明胡同22号院,房主张大爷所住的房子就是一间危房。“我这房子后山墙已经 往后倾了,全靠着隔壁院子的房子支着才没塌。”去年,西城区房管局给张大爷发放了危房解危通知,里面明确写道:“建议对房屋进行‘翻建’、‘挑顶’,请您 在接到该通知后采取相应解危措施,自行解危修缮,在房屋未解除安全隐患之前,禁止使用该房屋。”可直到现在,张大爷也没有做修缮工作。

张大爷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,像他这样的房子,整个翻修一次要花八九个月,费用在10万块左 右。这个钱说少并不少,但还不至于说完全掏不起,真正阻碍张大爷下决心的,是修复过程中在哪儿住的问题。“孩子家不算大,没我们老两口住的地儿。要住只能 到外面再租房子,可你说我和老伴都70多岁的人了,实在禁不起这折腾。”张大爷家里各处都堆着书籍和其他杂物,如果要进行大翻修,这些东西如何安置也将成 为大问题。

除了临时的居住问题,修复张大爷家这样的平房,如何处理管道问题也是一大难点。“我们家的管 道和隔壁两家是连着的,如果要修我们家的房,隔壁两家的管道就得断,这一断就是一年半载,人家也没法生活。”这种平房管道相连带来的问题,张大爷现在就在 经受:因为另一家人的问题,张大爷家的厕所管道一直处于堵塞的状态,他现在想上厕所都要到胡同的公共厕所去。

大修有困难,小修也并不是那么容易。“就说我那后山墙,这老房子用的都不是整砖,都是以前那种核桃块,你想局部小修小弄根本就不可能,那材料禁不起你往里补了,要修就得连顶拆。”

没地儿住、管道连着不好弄、小修又做不了,张大爷只能顶着“房塌”的危险,每天提心吊胆地住 在房子里。7月20日下大雨时,房顶的下载油毡又出了问题,雨水灌进了房顶,把天花板泡出了一个洞,水从洞里直接流进了房间。“那天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盆 去接水。”撑过大雨之后,张大爷花了3100元请别人在房顶又铺了层新油毡,但如果再遇上一次大雨,这新油毡能不能顶得住,张大爷心里也没底。

张大爷所住的22号院早年间是个三合院,他现在住的房子是正屋,旁边有两间偏房和两间耳房。可后来因为加盖,院子的格局早已变化,人员也变得复杂许多,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大杂院。“人都说要保护老房子老胡同,可你要让我挑是住楼房还是住这里,我 肯定选楼房,这儿的居住条件真的太差。有人还跟我说‘您真能干儿,在皇城圈里住,’我真想回答‘你来住一个试试!’这院子又挤,房子又是危房,光位置好有 什么用?”

如今的张大爷,尽管收到危房解危通知,但他已经基本打消了修房子的念头。“还能怎么办,等着拆迁呗。”在过去的几年间,张大爷听到过好几次小道消息说房子要拆,但最后落了空。“希望有人能关注一下胡同人的真实情况,历史的东西是好,可人的生活问题也得解决不是吗?”

房管局解读

清册仅做参考 并无法律效力

针对调查中存在的危房出租及修缮问题,记者咨询了西城区房管局安全科。对于房管局发布的“危 房清单”,安全科副科长焦思强表示,清单内所列危险房屋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危房:“法律上的危房必须是房屋产权人,也就是私房主,自行向有资质的房屋鉴定机构申请鉴定,机构做出认定后才会被定为法律意义上的危房。”也就是说,即使房屋被列入了危房清单,但如果房主不去自行申请危房鉴定,仍然拥有使用和出租该 间房屋的权利,但所产生的后果须自行承担。

焦思强表示,西城区每年在检查中发现的房屋安全隐患,都会及时告知产权人、居住人;特别是针对严重破损和危险房屋,会逐一向产权人和居住人发放《私有房屋解危通知书》,因此不存在房主不清楚房屋状况的情况。若私有平房产权人为低保户、特困户或者房屋安全隐患危及公共安全,西城区政府已制定了相应的解危修缮补贴政策,产权人可以与区房管局或属地街道办事处联系。

如果租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租严重破损房或危房,租赁协议是否有效?租客如何维权?焦思强表示,在这种情况下,租客可依法要求房主修缮。如房主拒不修缮,则可通过司法途径确认租赁合同是否有效并进行维权。

dafabet手机版网页官方龙8国际官方下载app龙8国际官方下载app